all articles

Bacon

2019-06-14 @sunderls

lifeInJapan

1月份做的腊肉的最后两根刚刚煮掉吃了。好吃的不行。

腊肉最好吃的还是直接煮熟撕了吃吧我觉得。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时候,每次吃腊肉的时候都会有那种烟熏的咸咸的油油的感觉。

还有用炒腊肉的滋味,脑海中浮现开来,突然有点睡不着,起来打开电脑,听着许巍的歌,想写下自己想到的东西。

小时候家境不好,但是我过得很快乐。每次很开心的就是能吃上新鲜的肉,小时候不喜欢腊肉,因为不好吃。

小学毕业,去市里面读书开始,腊肉吃得越来越少。北京上大学后,就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吃上腊肉了。大学毕业后,有了自己的住处,每年过年回家,都是爸妈一大包一大包的装好腊肉啊干货啊,和我小时候看到的外婆对我们的一样。我记得我把腊肉放在阳台,想要吃的以后就去切一块煮掉。有一次不小心手滑,切到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很深,很疼,一刀下去当时都没有感觉。打车去了一个北大什么医院,一生缝了针,也不拆,说需要用线去缝筋。到现在手指中间有个包,一不小心还会跑到另外一个地方,需要用手去调整一下位置,也是莫名的喜感。

家里也没有什么腊肉了。小时候每家每户会养猪什么的,自己做腊肉。到后来,人们懒得做了,一来不喜欢吃了吧,另外就是烤柴火的习惯逐渐消失了。用电取暖又快又方便。但是没有了烟熏,就没有那种腊肉的感觉。现在只有外婆家还有一点腊肉了吧。

长大了,离家人越来越远,离小时候越来越远。但是脑中的回忆还是那么的近。自己喜欢吃的,就是小时候吃的那些味道。所以自己每年冬天自己都做一些腊肉,今年还买了烟熏的工具,用樱花木熏了一下。前年的腊肉被乌鸦叼走了一些,今年运气不错,没有乌鸦来骚扰,腊肉也很好吃。

现在回家的时候,去超市都会看见大片大片的包装好的腊肉。但是从来没敢买,怕不安全。

小时候不喜欢的东西,终究成为了挥之不去的绝对印记。

还记得初一初二的时候,母亲带着我在绵阳市滨江路的地方租房陪读,小区有大门和后门,会有一个老爷爷负责锁门开门。和房东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我每次回来晚了什么的都会叫他帮忙开门,他都也很乐意。他住的不算一个房间,就是一个很简陋的窝棚的一样的地方,不过他依然尽力打理的很干净。他驼背,估计是有什么病,所以房东夫妇收留了他吧。

就这样几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母亲说他去世了,就在他住的地方,隔膜炎什么的。我也不太懂,总之就是突然一个人消失了。

母亲说他去世前几天估计预计自己快不行了,还把自己房间里剩下的一块腊肉给了我们。母亲收下了,但是怕有病传染,就没吃扔掉了。

这已经是十七八年前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