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出发

2015-06-14 @sunderls

lifeInJapan

init

2013年7月,我从新浪微博离职了。只在啊的一瞬间,就来到了2015年。就在刚才,我把colla.me上的没有实现的想法全部删除了,只留下了些正在做的事情。「只是说说而已」也许可以总结过去这几年我的自负。于是我试着回想一下这四年,是不是真的就是说说而已呢。噗。

2011 毕业

2011年7月,我从北大毕业了。刚进校的时候,班主任让大家填写了一张纸说自己这四年的打算,当时我写的就是毕业就去工作,我不想读书,家里也不是很富裕,那就工作挣钱去。结果谁曾想,划水划水一划就毕业了。

我并不是特别懒,大学的迷茫期谁都有过,在09年的时候,我就下决心要去搞互联网。然后我去了当时很火的人人网实习,微软实习,再到后来的新浪微博工作,一眼看上去还挺顺畅的感觉。在这里我要感谢在路上提携过我的人,尤其是 @刘强, @段竹梅

毕业的时候,我和室友在微博楼附近的小区租了一间挺大的房,3900一个月,平均一个人两千。可是占我的工资比例已经挺高了,除去各种税费开销,一年下来并没有多少余额。第一年我还不太在意,毕竟刚起步嘛,慢慢来嘛,爸爸妈妈也都这么给我说。每天早上去楼下买个蒸饺(我很喜欢蒸饺)、包子、卷饼什么的,中午和@kinas他们去吃饭,晚上7点左右下班回家,看看美剧也就一天过去了。工作并不复杂,是「人人都是的」产品经理,现在看起来还真是轻松啊就是钱少了一点。

周末比较无聊,我是一个不太会社交的人,朋友不多,自己却不太在意。大学的四年尝试追了一个重庆妹子,没有成功,从此变得很自卑,也不怎么积极主动求上进了。想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追求,只是说说而已。有一段时间,一个配上了「最炫民族风」的gif图在微博上火了起来。其中的内容是某个特别二逼的人亚洲面孔的人在阳台上的鬼畜的舞蹈。后来因为无聊,我搜到了这部日剧「自恋刑警」并一口气看完了。中岛美嘉看上去好舒服,却不想到这成了一个伏笔。

我们房间有个阳台,和房间之间有个推拉门的玻璃窗隔开。窗子这边就是一个实木桌子,我们俩就面对面在桌子上看电视剧写代码。那段时间Path开始流行,我们一起设计了一个新的社交模型叫做SIN(Shadow, Identity, Nicker),当时兴奋了好久。为了一起讨论,我们去地下一层的物美超市买了个马克笔,在玻璃上写满了db设计。感觉我们俩突然发现了宝藏一样,每时每刻都想的是什么时候把它做出来。我自己会一点点php,于是就逐渐开始实现了,但他很忙没有时间参与。虽然我做出了第一版的demo,甚至12年还做出了demo的iOS app,但是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最终,这个模型也就成为了「说说而已」的一段笑话。

2012 失落

啊的一声一年过去,人事部发来的涨工资的邮件我看了看也就算了。这一年是我很失落的一年,工作上的项目也并不成功,自己的目标也没有实现。更可怕的是我感受到了经济学上的滞涨。没有希望才是最可怕的,就像老龄化的日本。没有感觉到进步的我经常感觉到窒息,也许这只是初入社会的不适应吧。

每天还是如此的度过。地铁、上班、午饭、上班、晚饭、回家、电视剧、睡觉。

一个盛夏的晚上,我下班了。穿着优衣裤的t,短裤和拖鞋,穿过中关村广场去海淀黄庄的家。 大学同窗的两人所在的公司搬到了海淀黄庄,室友公司也要搬出中国村,我也就跟着新的两人去住了。 一室一厅加厨房和厕所,总共是5500我记得。就在路上悠悠哒哒的时候,有个马路歌手在街上唱着特别忧伤的歌。突然心中的苦闷和愧疚的心涌上心头。他唱的很恨一般,嗓音有种单纯的沙哑,曲子也不好听,可是就是让我的眼泪打起了转。 我在他吉他盒子里放下了20块钱正准备离开,他叫住了我给了我一张他的cd。后来这CD的不小心同步到了我的ipod上面,时不时就会冒出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我又开始麻木了就把歌曲删掉了。CD,当然也扔掉了。

这一年,我还是没有找到妹子。和第一年相比,我多了一份紧迫感。对于人生的思考多了起来,在前室友的推荐下,我居然找到了叔本华的书来看,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那本书叫「人生的智慧」,我一边看一边同感,感觉自己和叔本华简直就是一类人啊。书不长,看完了虽然没有特别大的指导作用,但至少感觉到有个伟人和我是一样的状态,也就阿Q一样的自我满足了。不止于满足,我买了叔本华另一本大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开始进阶,导致我的口头禅变成了「这都只是表象」

2012年冬天,前室友来我们家玩,一起讨人生论理想。我自己对于「表象」的理解也逐渐停滞,因为实在太难,而我的性格又是不能再一件事情上坚持很久的那种。当时一起聊要不做一个一起读书的app好了,可以画线标注讨论聊天。越说越激动,当时就把域名买了下来。他买的是readlink.us ,我买的collaread.com ,取collaborative reading的意思。 后来他还是很忙,还是我一个人在坚持着一点一点做,最终作出了一款demo。

12年就这样过去了。虽然有一个没有人用的小网站,但是还是没有钱。

2013 转折

12年做的collaread小网站成为了契机,我一连串做了好些小应用的demo,甚至还做了个iOS 游戏。我把我自己做的小应用放在了colla.me,心想着说不定有个玩意儿拉着了投资,创业,发家致富什么的。后来事实证明,这一起都是想多了。呵呵,只是说说而已。

室友之一要去美国读书。我又一次搬家,这次到了北五环。和另外4个人合租了一个很大的房子,我每个月房租1600.

13年初,创业的心太强烈,离职的意愿也不弱。我开始试着投投其他公司。13 年3月附近的时候,其实我去面试过豆瓣和avos中国。面试的结果自不必说,都只过了一轮。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想想在这么牛逼的新浪微博出来我居然没有过到第二轮面试。自己实力真实不如人啊。

可是现在想想,真实感谢这两家公司没有招我。人生就是这么的意外。一次大学认识的一个老乡突然要去日本工作说一起一起吃饭聊聊天。她说工作两年也可以去试试,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去网站上填了信息。没成想一轮,二轮,三轮,企业面,我居然就过了。好玩的是,当时面试的时候还碰到了同样是微博的一位同学,估计是刚毕业不久的新卒,只可惜忘了他名字,因为他没有过。

录取我的公司叫面白发人Kayac,是一个做手机游戏和外包的公司。当时日语一句不会的我是怎么面试通过的,我也很好奇。三个月日语培训完了和CEO视频聊天的时候,CEO说「最近元气么?」,我居然一紧张说成了「您辛苦了,我很元气」(应该说「托您的福,我很元气」),CEO柳泽桑轻轻的噗了一声,这边帮忙做招聘的人在旁边趴在了墙上想找个枪眼去堵。

面试通过了签合同那天,我给爸妈打了个电话,他们正在打麻将,听我说要去日本工作,估计也是麻将正酣,说了句“挺好,去吧去吧,爸妈支持你”。就这样,我在13年春天签下了一纸合同,9月出发去日本。当时给的工资按照当时汇率计算和我在微博的工资相比算了个翻倍,但是算上日本物价各种开支,也没有多多少钱。我想着与其在微博无聊,还不如去日本玩玩,大不了一年之后再回国。不是有很多人尝试了gap year吗,我也高级一把。哈哈。

决定要去了过后,反而变轻松了。对待现在工作的态度上面我也不再那么斤斤计较。和长远的人生相比,产品文档上的矛盾,和工程师和运营之间的矛盾都是不值一提。我也就是带着呵呵吼的态度进行着我的工作。想想这一切很快就结束啦的感觉还真是开心。5月底的时候有一次开会,会上我表现出特别特别好的态度,那种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大丈夫,没事都行的态度让我老大突然和吃惊,于是叫我到一边去聊天。老大作为女生心思细腻早已看穿这一切,我也就不好隐瞒就说了我要去日本闯闯的事情,老大说我是要去日本的话也就没啥要说的了。

7月1日(3号?忘了)我离开了新浪微博。算上实习期,两年半;不算,正两年。

离职后拿着取出的公积金,寄了些给爸妈,然后用剩下的钱去天津交了户口管理费,去西安,上海,杭州,太原一些地方一个人完了一圈然后回了一趟家。 那貌似我是初1开始在外地读书以来12年第一次在家里过中秋节。9月底,我和另外几十位同学,带着行李和少许不安,坐上了去日本的飞机。

从北京到绵阳的飞机也要两小时多,三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成田机场。

「日本へようこ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