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镰仓

2015-06-16 @sunderls

lifeInJapan

电车

飞机到了机场,我立马打开了骚气横秋的Lumia给爸妈和同事发了短信报平安。事先组织的人已经在机场等候了,然后一个负责Kayac的人,把我和另外一个同时入职kayac的人接走直接坐上了前往镰仓的电车。

电车在奔驰中。我看张窗外的景色,充满了好奇。 全是一栋一栋的小楼,矮矮的,造型风格类似但不一样;颜色偏朴素但感觉很新;貌似下过雨还是什么,反正我700度的眼睛第一次感觉到视野折磨开阔亮堂。电车上非常安静,广播的声音很像学日语时听的听力,但是完全听不懂。总之这是我电车初体验。

事实上接下来估计耗费了一个月我才适应了日本的电车节奏,那之前坐错车,搞错方向,找不到站台都是常见的。最可怕的是遇上了特殊情况电车迟延,广播会提示说这辆车会延迟多久,请大家到哪一站换乘到另外一条线什么的,日语不好,不敢轻举妄动就呆在车里,经常迟到也是理所当然。

不知道做了多久的电车,反正挺久的。我们到了镰仓,公司的人事姐姐来接送我们。然后又坐了两站比较有特色的电车,我们就到了宿舍。宿舍一分钟到海滩,空气湿湿的,又不是那么热感觉很舒服。宿舍里还有另外一个中国前辈来迎接,感觉安心许多。具体记不清是当天还是第二天了,那个姐姐带我们去市役所办了登记,去UFJ办了工资卡。

到10月1日为止我们可以自由活动,1号开始我们两个得开始往返于镰仓和东京去上日语课。

代々木 ~ 横浜 〜 鎌倉

第一个月的节奏是匆忙的。每天早上我们六点多就要起床,因为镰仓到东京代代木很远,要近两个小时吧我记得。反正起床我们就小跑一分钟赶上江之电,坐几分钟电车,在换乘JR,到了新桥还是什么地方的再换地铁。。。总之很痛苦。但是日语课很开心,毕竟和大家在一起有人陪着开玩笑,有人陪着吃饭没有那么孤单。每天下午3点多下课,我们还要赶回公司露个脸,到下午7点下班时间然后就可以回家了。因为我们也还没有正式指明项目,就在公司玩玩上上网熟悉熟悉项目而已。

这一个月,我记得我们还去了江之岛,还有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了的镰仓大佛。嘛~嘛~,感觉日本就是一个小地方,景物也小气,路也小气,闻名遐迩的江之电在我这个对电车没有啥感觉的异乡人看来也就是个简单的交通工具而已了。交通工具需要花钱,我带来日本的20万日元很快就花完了,因为公司延迟一个月发工资,我还被迫去了银联卡的20万。

抽了一个周六去softbank办了iphone5s,因为是土豪金需要等一个月。ken(另外和我入职的中国同学)办的银白色就拿了现货。因为是外国人,需要现款,KEN递出去了8万块现金。那个人数了数数量就收下了,居然没有使用验钞机我很震惊。签字的时候那个工作人员在签名的时候,来回看了自己的工牌好几眼,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熟,真是被日本人的汉字水平搞醉了。

就这样坚持了1个月,终于要开始正式工作了。

上班刚开始,我门还起的很早,走路15分钟到镰仓站,然后坐20多分钟JR到横滨,再走几分钟就到了三井的楼。可是到后来,就渐渐的懒惰起来,早上要拖好久,于是一般的状态是早上起来,刷牙洗脸洗澡,跑步去由比ヶ浜车站,坐上江之电,到镰仓。这中间的换乘只有1分钟,所以下车就和周围的人一起奔跑着去换JR。一起奔跑的人有老人,有可爱的带着帽子的小孩,有西装上班族,有我这种程序员,还有社长(我偶尔能碰到他)。。这也是一种奇特的风景了。

社长的爸爸就是镰仓的人,所以他出现在镰仓也不奇怪。反正电车上老人也多,他经常还和旁边的人唠嗑。社长老爸每周会来宿舍几次,帮忙打扫厨房,收拾客厅,院子里还有他种的草莓,洋葱,茄子,西兰花啥的,几次还看见两父子一起种地。偶尔社长妈妈也会来一起打扫,感觉两口子感情非常好。日本的老年妇女一般都是很温柔的感觉,家务事也非常上手。从社长爸爸口中得知,他当年年在香港工作过一段时间,社长貌似就生在香港。

对了,宿舍里面除了我,KEN 和另外一个中国前辈之外,还有好几个越南人和两个印尼人。越南人的名字太像,我到现在也没记住就算了。总值我们就一起住着,开始了在kayac的征程。宿舍旁边有一个蕎麦屋,很贵,到现在我都没去吃过,sigh。

第一个不在家过的年

结果到头来因为等不及,我直接去了AppleStore买了iphone5S的现货,接待员是个香港人,普通话不错,不像日本人那么啰嗦,三言两语讲了重点,我就办好了softbank的合约机。当然,也是付的现金,这个时候我还没有信用卡。

转眼之间就到了13年末,冬天日本还是很冷的。尤其是宿舍的浴室时以前的温泉室,太大没有空调而且我是早上洗澡的人,早上非常的冷,通常要把热水喷身上好久都不敢动。日本冬天下雪很大,自然而然要去滑雪,29号的一天我一个人定了一张夜行巴士的票,去了滑雪场(具体哪个地方忘记了),反正滑得爽摔的也爽。 趁着这股劲儿,14年二月份又去了一次,还碰巧遇到其他的中国同事一起,结果这一次滑雪特别惨,我iPhone滑丢了,估计掉在了雪堆里永远没人能发现。我很伤心,立马挂了失,也去了找了警察报备。可惜最终也没有找回来。 3月份,我重新换了新iPhone ,这次的合约是au,比softbank便宜很多。

13年的春节时第一次不在家过的年,就像13年很久以来第一次在家过中秋一样。日本过的是元旦新年,旧历新年不放假。除夕夜回家时已经10点多了吧,因为周末一起聚餐晚上貌似就没有一起吃饭。到家一起用电脑看了一会儿春晚,给爸妈打了个电话也就完了,没有想象中那么忧伤,不知道是不是我很会隐藏。我把那次中秋节拍的爸妈的合影放在我的钱包里,每次有点颓废浮躁的时候,就看看他们来激励自己。一个人在远方已经让爸妈够操心的了,不能不努力让他们再担心。

也同时在二三月份,一天晚上我准备睡的时候去隔壁拿遥控器(我房间的遥控器坏了),一转身一激动,脸撞在了门上,脸上撞了一很深的口子。想想又丢了手机,估计这是因为本命年的原因吧,真是醉了。

樱花 ~ 大橋トリオ ~ 徐

日本人生活挺有规律,从大家的娱乐活动都能看出来,估计是大家都喜欢按照原则办事吧。春天去花見,看各种花;夏天就去海边,去花火;秋天去紅葉狩り,温泉;冬天去滑雪,过年。我现在的boss每天10点多回家,到家吃饭估计也就十一二点了吧,但是习惯形成了规律也就大丈夫了。

14年春天,人生第一次组团去花見。个人对樱花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结,但是白白的挺好看。风大的时候,容易吹翻饮料,而且要注意春寒。

话说这个时候已经到公司过了试用期了,签了正式合同,虽然工资还是没有涨。Ken 1月的时候已经搬走了,10月底来了一个新的中国成员Ma。Ma是个宅,白天上班,晚上回家打游戏,玩初音,周末狂睡,醒来就去看各种live,也是挺丰满的生活。后来他开始了脱宅计划,棒棒的。而我这个时候刚刚算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带我的前辈准备要离职,我要接他的活,对我的日语是个挑战也是机会。总之算上了正轨。

哦哦对了对了,13年夏天在微博上和一个一起来日本的姑娘闲聊,说着要不一起去看大橋トリオ的音乐会吧,然后5月的一个周五,我们还真就去了。后来她来我们宿舍玩一起吃了吃烤肉,后来一起去看了看电影,后来偶尔一起去玩,后来我牵着她的手就着酒劲儿表了个白,再后我们就在一起啦。最后确定在一起的时候在年底,算是对本命年的一次大翻盘,感谢宝贝。可惜后来她禁止我喝酒了~~因为酒劲过敏。

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