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表白

2015-06-30 @sunderls

lifeInJapan

大桥トリオ

说来也是缘分。

2011年我进入微博工作过后,一直幻想成为一名牛逼的PM,所以经常关注最新鲜的产品。其中有一款音乐产品一时名声大噪,后来卖给了阿里巴巴还是谁的忘记了,对的,就是界面逼格高到一定境界的Jing.fm。当时刚开始体验的时候不知道搜什么歌曲,所以就搜了下I'm yours之类的歌,当时很迷JasonMraz的曲子,结果歌是出来的,但不是jason唱的,歌也被改编过,但是改的特别有感觉,所以就不经意看了下歌手-大桥好规,哦啦,居然是个霓虹歌手。顺便就多听了几首,里面有我熟悉的Mika的经典曲目Grace Kelly,还有其他一些英文歌。总之,很喜欢这种调调就是了。--谁知道我后来会去霓虹呢。

后来就出现了13年微博上和妹子聊天说一起去看大桥的音乐会的事件。(Btw 就叫我妹子天酱吧)

我们去的时候是5月的一个周五,我当时带着黑帽子,穿着优衣库的全套没怎么准备下午发了封邮件说提前下班出发去了原宿。从横滨到原宿很快,半个小时就到了吧。结果天酱比我还快一点,来日本后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凭着感觉我就认出了她的背影。原宿车站到检票口有一段挺长的直道,我就跑了几步过去,打了个招呼。 满含微笑,没有丝毫尴尬哦,因为这个时候我啥歪主意都木有想过。

票是她买的。她从埼玉过来挺远的,7点开始的音乐会我们到原宿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我们开始一起小跑。我们都没有去过NHK HALL,就就着google map一路跑呀跑,还强行穿了个红灯貌似。找到座位的时候大桥桑已经开场了一会儿了,但貌似还处于热身阶段。我们的位置比较靠后,不好的地方是太远,好的地方是撤的比较方便。大桥桑的嗓音很快就让我们忘了之前的奔跑,慢慢滴安静了下来。可是她开始流泪了。

当时的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这个人本来就比较随意,不会怎么安慰人,而且那种场合我也不能说话,就只好时不时得看着她。啊,这个妹子真是,情感脆弱呀,泪腺发达。我记得身上当时什么都没有,更不用说纸巾了。嘛啊嘛啊,反正就这样听完了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大家狂拍手直到大桥桑一个人出来加演了几首,估计这是一种互相的礼节吧。场内是不准拍照的,我偷偷拍了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

出了会厅,一堆人挤在一起抢着拍一张照片墙还是啥的。天酱也去了,踮着小腿,伸着胳膊,举着手机,想要拍一个好照片,样子萌萌嗒。我悄悄地拍了这个镜头,当时却没有告诉她。

由比ヶ浜焼肉

转眼到了6月份吧,一个周末天酱和另外一个妹子(我们叫她云吧)来我在的宿舍吃烧烤。当时宿舍我们三个人提前几天去买了木炭,宿舍自己有烤肉的设备不需要操心,当天早上李去买了肉和蔬菜我因为困就睡了过去。下午她们分别来的,先陪着去旁边的一个挺有名的八幡宫看了看,然后下午五六点的样子我们就回去准备烤肉了。

除去其中很不愉快的一小段插曲之外,整个烤肉非常圆满,出了木炭貌似质量不好,油滴上去过后会有黑色粉尘导致吃上去有一点木炭的味道。天酱喝了一点果汁啤酒,一喝就high,然后她就躺在客厅的垫子上开始high,我陪在旁边,听的是coldplay的歌(就在当月有coldplay在东京的小live,可惜我抽选了两次都没选上非常伤感)。完了她去洗澡,我守在门口以免不速之客的乱入,总之还有一点像电视剧的情节。她们是在二楼一个空房间休息,早上的时候我把被子什么的都洗了一遍,天气也好所以晚上就干了。

这是周六的事情,第二天我因为组内有会所以就去了公司,她们还去了些其他的景点貌似。

七夕 ~ 攻殻機動隊

话说满满地聊天,也就慢慢地逐渐熟悉和依靠。就在七夕的那一天(8月2号),我们三人在一个挺小的意大利菜馆汇合聊天,聊了挺多。天酱一沾酒就high,当时记得谁提到这一档子事儿说今天七夕啊,我们俩也就へへ就过去了,因为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吗。哈啊。吃完天酱去云哪儿休息了,我就直接回家了也没有怎么逗留,当时我还住在挺远的横滨,回家的电车上感觉美美的。但是当天我才发现,我的短裤屁股上已经穿破了我都浑然不知,真是羞死了。

8月盛夏,天酱很忙,天气很热,她好不容易陪我去了一趟 攻壳机动队 原画展。嘛啊嘛啊,说来逼格高,去了现场发现我还是不是那么死粉。

安吉丽娜朱莉 ~ 「就是干」

9月10月我们没有怎么见面,但是一直都在短信联系知道她的近况。这期间我一直想去看汤姆克鲁斯的’明日边缘‘,但是她一直都抽不出空来,真是伤心。’明日边缘‘的版权是来自日本某个人的短篇小说,然后被另外一个人画了个短篇漫画还得了奖貌似。反正我去把漫画看完了,是个爱情故事。日本电影版的名字直接用的小说(漫画?)名,「all you need is kill」、和中文名‘明日边缘‘相比差的有些远,我觉得更应该翻译成‘就是干’。

啊,10月份一个周末天酱的档期终于排开了,抽出了空陪我去看‘就是干’。我高高兴兴去买电影票,然后到了放映当天我取了票才傻了眼,我居然网上手抖买错了,买成了安吉丽娜朱莉的那个童话电影[manificent?,不知道英文怎么拼了]。虽然电影也不错,但是和我原计划的[就是干]差远了。

富士山的几个湖

11月15号,我俩和另外三个人去了富士山脚下有几个湖的地方玩。第一天是分开活动的,我们俩去逛了其中一个湖区,她们去了富士急坐过山车。那个湖我记得叫山中湖还是山口湖来着,嘛啊嘛啊,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给天酱拍了好看的照片,这只要合格就行。

这个时候红叶刚刚慢慢露出了头。我们俩在bus的最后一排看着窗外的红叶,感觉像一次真正的date,但是我还是没说什么,我晕车,看了一会儿窗外就只能趴着睡觉了。bus到站后,我们做了电车去了目的地。到哪儿的时候是中午,中午一起吃了「hoto」、那个店的招牌像一个硕大的囧字,添加位子后面的墙上,写了一个硕大的「獄」字,简直好像已经知道我会被判无期关押的一样。

吃完饭是下午有一些阳光,我用手机拍,用她的相机拍,左拍右拍,反正就是拍了。湖挺大,游客也挺多,估计都是找个周末跑来看红叶的。其中有一个坐缆车上去看的小山丘,排队的人挺多我们就排着上去了,花了半个多小时吧估计。上了山顶发现挺小的一块平地,大家都坐在上面看对面的富士山。

富士山确实挺好看的,天酱也是。

这个小山是个情侣来的地方。上面有个铜锣,敲一下可以求保佑爱情顺利。但是敲铜锣的方法很奇怪,需要一个人敲的时候看着另一方,这样来回各一次后一起再敲一次,共三次。我们俩觉得太羞,就没有完成这个,我给她拍了拍照片。山顶上卖的有吃的和喝的,我们吃了点魔芋(一般),还有特色的团子。这个团子吃法也很特别,总共有三个,需要男女双方各吃一个,然后一起吃掉最后一个。这一串团子貌似没办法,很自然地就按照它说的办法吃下去了,现在想想,三个的话不这么吃肿么吃啊。哦哦,对了山顶上还有一个专门帮忙照相的地儿,免费照,我们就冲着免费去照了一个富士山背景的照片,结果照是免费,但是取大照片不免费,花了1千块拿了一个大照片,想想有点被坑,但是嘛啊嘛啊,我们俩的第一份合照。哈哈

看完这个山,天慢慢阴了下来。天气慢慢变得冷起来,我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件薄薄的羽绒服给了她,还趁机偷偷抱了抱她,结果没有什么特别像样的抵抗,我当时感觉有戏。哈哈。后来我们坐车开始绕湖,但绕到第一个景点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跑到湖边去拍夕阳,拍天酱,拍枫叶。天越来越冷了,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她搂住我的胳膊,好像没有那么冷了。至于谁先这么不要脸滴偷偷握住别人的手,这个罪名就让我来承担吧。

后来我们去了人很多的那条干涸的水沟,两边种满了枫树,绕了一圈,吃了个烤玉米然后就准备回旅馆了。到了旅馆不久另外三人也回来了,我们吃了个锅,然后玩了玩扑克,到12(?貌似)点就休息了,第二天还有很多路要走。

第二天我们5个人去逛了人很多的8个小湖的寨子什么的,简单的说就是有个小村子,里面有几个水塘,水时富士山的泉水貌似,水很清,里面有鱼。 反正到处都是人,这就是我对它的印象了。

星际穿越

上周我们去了富士山的湖,这一周末我也约了天酱去看电影。就是火的不行的星际穿越,我高高兴兴买了川崎的imax票,结果电影本身。。。它不是3D的。从这之后,我有一个缺点被天酱发现了,就是凡事都差那么一点火候,总是粗心大意搞不到100%完美。哎。很明显,天酱的感情细胞对于任何剧情都能引发共鸣,这个电影也不例外。说实话,我也挺感伤,不是父女之情那段,而是那个黑人小哥对海瑟薇她们去了某个星球回来后的瞬间头发变白,[我一直在等你]这话一出口,我泪眼一下花了,但是木有哭,旁边哭的各种稀里哗啦的天酱,我紧紧握住她的手。

129前的表白 ~ 相模湖

时间又过了两周。12月6号,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两天过后就是129运动了,有一种紧迫感袭来。周六,我们相约去看日本冬天经常有的灯泡秀(就是一个主题公园,里面摆上各种各样的灯泡),提前我买好了车票,是直接从新宿发的旅游bus。中午的时候我们去涩谷吃的鳗鱼饭,啊,那貌似是我第一次吃鳗鱼饭,真实太美味了(后来我们去了各种地方吃了好多不同的鳗鱼饭)。吃完饭我们貌似还去逛了逛的样子,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们出发去了新宿车站,晚上到目的地,看一两个小时然后坐车回来。但是,我们低估了新宿车站的鬼魅程度,我们提前了一会儿到站,结果硬是没有找到网上写的集合地点,活生生就错过了bus。Oh,我的人生特点又爆发了--凡事总差那么一点。

于是,我们就自己买了电车票,坐电车去了。一路上转了好几次,天酱靠在我右边,好几次睡着了。路过一个地方叫高尾,我们还开玩笑说,我们去私奔吧,私奔去高尾。到了那个湖的站,我们又坐了几站巴士到了灯泡的地方。密密麻麻都是人,仿佛回到了老家绵阳过年搞得灯会,雰囲気是一样一样的。

首先,是几分钟的灯光秀,然后是走廊,然后诗歌巨大的灯泡大厅,然后是一个整片的灯泡小山丘,我们坐着缆车看着脚下的灯光,说实话,确实有点晕,确实很开心。 天气很冷,我又可以肆无忌惮滴握着她的手。山顶上有个巨大的摩天轮,我们看了看排队的人群,然后估算了下旋转的速度,最后放弃了,直接奔向bus集合地。我们错过了开始,不能错过结尾。

回到新宿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吧,我提议找个地方吃饭吧,于是去了新宿。人生第一次吃鲸鱼肉也在这个时候,那时候店里面就两三桌人,挺安静。我们点了个鲸鱼肉锅,点了酒。开始了漫漫变得严肃的聊天。

事实上,我很久没有向人表白过,当时要不是借着酒劲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嘛啊嘛啊,反正结果还是说出来了。具体内容就不详述了,反正最后她没有当场给我结果,我们结了账准备回家。她在等电车的时候,握着我的手,靠在我的肩膀,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怎么的了,她有点要哭的样子,然后说了句谢谢你,我摸摸口袋,准备好接好人卡吧。

我把她送回到了云家的门口。在门禁附近,我们吻了一小下。虽然没有太多话,我感觉好像应该问题不大吧。然后略带紧张滴,我回到了横滨的家,这时候我已经搬到了横滨附近的一个小地方,没有那么远了。

12月8号,和她晚上聊天的时候,她答应了我。于是在129运动之前,她成了我女友。

それで LIFE IS COMIN’BACK 僕らを待つ
OH BABY LOVELY LOVELY こんなすてきなデイズ
いつか誰かと完全な恋におちる
OH BABY LOVELY LOVELY 甘くすてきなデイズ
暖かな手 僕に触れるのさ
君のハートが 僕に分かるのさ
夜が深く長い時を越え
OH BABY LOVELY LOVELY WAY 息を切らす